專訪蘋果教育前副總裁:這曾是喬布斯的下一個目标

摘要

當教育不再成為風口,來看看蘋果投身教育行業的初心與曆程。

「我對我的團隊說,你們缺少有創造力的應用程序,iMovie,播客,GarageBand...這些都要免費,學習的一切都關于創造力,而非花錢,如果我們要賺錢,我們可以從别的地方賺,讓我們把這些軟件都做成免費的。」接受極客公園專訪時,蘋果教育的首任副總裁約翰·庫奇興奮地說道。

相比那些耳熟能詳的産品線,「蘋果教育」這個概念也許稍顯陌生。40 年以前,在那個計算機還不是為普通人而生的年代裡,蘋果為加利福尼亞的學校捐贈了 10000 台 Apple II。蘋果讓教育用上了第一批電腦,那個時間點成為蘋果教育的開端,學生的學習方式也就此颠覆。1997 年,喬布斯回歸蘋果,他表示蘋果将專注于仍然有希望的少數市場,其中之一便是學校。教育是深深根植于蘋果的 DNA,這句話喬布斯和庫克都曾提過。

蘋果教育的首任副總裁約翰·庫奇 | Rewiring Education

「作為第 54 号員工加入蘋果,是因為我和喬布斯有相同的願景。當我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時,坐在電腦面前,看着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我想遊行的、反抗的人認為他們能夠改變社會,但是我認為擺在我面前的——技術,才能改變社會。」庫奇說道。當然,在庫奇的言語中,技術也可以改變教育。


第一台放在教室中的電腦

其實從 Apple I 誕生起,蘋果就與教育挂上了鈎。史蒂夫·沃茲尼亞克将 1976 年發布的 Apple I 捐贈給加利福尼亞中學的代數老師,Apple II 則内置了為學生使用設計的 BASIC 編程語言。在 Apple II 上市前發表在 BYTE 雜志的文章中,沃茲就強調教育是新系統的主要應用場景。

Apple II | 維基百科

在所有早期的計算機公司中,對于如何讓計算機進入學校,蘋果做了最認真的思考。當時,個人計算機主要通過面向「電腦極客」的夫妻店銷售。蘋果選擇與有着數十年教育市場技術設備銷售經驗的 Bell & Howell 合作,推出 Apple II 的定制版本。

1978 年,蘋果與明尼蘇達州教育計算聯合會(MECC)達成協議,為該州的學校提供 500 台計算機。到了 1982 年,MECC 成為蘋果電腦最大的「銷售渠道」。「成就 Apple II 的一個原因是學校成為了 Apple II 的客戶。」喬布斯曾這樣說道。

但這遠遠不夠。「即便每所學校都隻有一台計算機,有些孩子仍會找到這台計算機,從而改變他們的整個人生。」蘋果公司成立初期,喬布斯就試圖将這一夢想變成現實。蘋果公司開啟了 Kids Can’t Wait(孩子不能等)計劃,設想為每所學校都捐贈一台計算機。限于經濟實力,喬布斯通過遊說國會通過為基礎教育捐贈計算機來獲得額外稅務減扣的法案。雖然該項法案沒有通過,但是加利福尼亞政府對蘋果伸出了援手。當地 1 萬所學校的學生生平第一次接觸了計算機。

接受極客公園專訪時,庫奇分享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庫奇當時為 St. Mary’s 學校捐贈了兩台 Apple II,當時學校不知道能用 Apple II 來做些什麼,于是擱置在門衛室,學生閑暇的時候可以去玩。一年之後,當被問及最喜歡的課程是什麼,學生們不約而同地投票給門衛室。「你看當時的教育多無聊。」庫奇聳了聳肩膀。

「這些讓我們看到學生積極的一面。Kids Can’t Wait 成為了蘋果教育的開端。」

1984 年蘋果推出 Macintosh 之後,蘋果進行了又一次的教育推廣,與 24 所頂尖大學達成了協議,包括整個常春藤聯盟。接着,蘋果推出了 eMate 300,這是一款面向教育市場的個人數字助理,配有手寫筆和觸摸屏界面。2002 年,蘋果推出了專門面向教育市場的台式電腦 eMac。eMac 停産後,取而代之的 iMac,「教育版」iMac 通過縮減硬盤容量和内存幫助成本降至最低,比如 2009 年版本取消了藍牙和紅外遙控接收器。這些計算機在學校的普及幫助蘋果在教育市場上站住了腳。

不過從一開始蘋果就明白,僅僅把一個四四方方的「盒子」放在學校落灰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蘋果教育。


iPad 不能隻是紙質書的替代品

庫奇說當「門衛室」成了學生們最愛去的課堂之後,St. Mary’s 又引進了四台 Apple II。學校決定開設一門正經課程,于是聘請了一位在 IBM 工作的學生家長為這門課程設置考試題。最終這位家長為考試出的題目是單調死闆的「空格填詞」,與創造力毫無關系。「喬布斯最初将科技比作 mental bicycle(精神上的自行車),它将我們帶到需要我們探索和創造的地方,而不是在原地打轉。如果我們對待技術不夠謹慎小心,教育機構就會将 mental bicycle 錯用為隻能訓練體力的自行車。」

喬布斯在1997年加州庫比蒂諾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 | The74Million

1985 年,蘋果開啟了第一個教育研究項目—明日蘋果教室。之後的 12 年,蘋果通過與學校和教師合作,得到一個非常簡單的結果,如果學生能在個人層面全情投入學習,就會取得好的成效。而在 2008 年,随着互聯網和移動電腦的普及,蘋果決定再做一輪明日蘋果教室的研究,庫奇稱這一輪的研究讓蘋果看到,由于技術帶來的學習環境的改變,讓學生想要變成内容的創造者,在數字媒體時代表達自我,而不僅僅是消化老師傳遞的内容。

這對現有教育方案提出了新的要求——學習不再是對信息的輸入,而是一種具有相關性、創造性、協作型和挑戰性的活動。庫奇在他的新書 Rewiring Education(學習的升級)中總結道。

「計算機不是替代品,這無關乎硬件。如果 iPad 能做的就是替換一本書,我們失敗了,這不是我和喬布斯對于蘋果電腦的想象。」「我們如何建立一個挑戰這一代學生的學習生态系統。」庫奇坦然這是他從第一天上任蘋果教育副總裁就在思考的問題。

蘋果在教育這條路上并非一帆風順。2017 年,Chromebook 占據學校市場 58%。根據市場研究公司 Futuresource 的數據,這一比例高于 2015 年的 50% 和 2014 年的 38%。與此同時,蘋果的新設備從 2014 年的 50% 下降到 19%。

iPhone 如此受歡迎,除了自身出色的硬件能力,更重要的在于蘋果為之建立的 App Store 等一系列生态系統。如果将主語換成教育,教育硬件以及之下的生态系統又是什麼?


打造教育生态系統

蘋果與 MECC 達成協議時,MECC 為 Apple II 編寫了教育軟件 Oregon Trail。70 年代,蘋果成立蘋果教育基金(Apple Education Foundation),向從學齡前兒童到大學生項目捐贈硬件。同時對教授各個學科軟件的開發商提供資助,确保計算機可以用于教學目的。

2012 年,蘋果發布了電子教科書應用 iBook2,以及支持 iBook2 免費編寫和創作教科書的 iBooks Author。「iBooks Author 允許用戶創建電子書并通過 App Store 銷售,這讓很多學校創建自己的教科書,并且『繞過』出版業。」庫奇說道。沃爾特·伊薩克森撰寫的喬布斯傳記也暗示教科書是「喬布斯想改變的下一個行業。」

Apple Classroom 于 2016 年 3 月正式上線,作為一款專門為 iPad 設備研發的「教學助手」,教師能夠控制學生的設備,将應用和網頁推送到教室中所有的 iPad 設備上,此外,教師還能用 Apple Classroom 将學生分組,或者通過 AirPlay 向全班學生展示作業和課件。2018 年,蘋果不僅發布了售價 299 美元的「教育版」iPad,也擴展教育的版圖。讓 AR 與技術結合,推出 ClassKit,允許開發者創建幫助教師設計「家庭作業」,并且讓教師們能夠跟蹤學生的作業完成情況。目前,App Store 已經有超過 130 萬個适配 iPad 的應用程序,其中有 20 萬個應用與教育相關,200 多萬本書,還有超過 1 萬門公共課程可以從其在線學習資源庫 iTunes U 獲得。蘋果一直在推動 Everyone can code(人人可編程)項目,利用編程教育來培養自己的生态。除此之外,在蘋果教育生态系統中還包括多項針對教師的培訓和學習計劃。

2018 蘋果教育發布會 | 視覺中國

「第一款 iPod 于 2001 年面世以後,随即成為科技界和時尚界的寵兒。不過這款為音樂而生的設備不太受到學校的歡迎。所以我要想個辦法,讓 iPod『融入』學習環境中。我們一行人來到費城,一邊捕捉導遊聲音,一邊抓拍遺迹照片,做成了播客。然後我找到工程師說,如果你能做一個播客應用出來,我就能讓 iPod 在低年級學生中出售出去,因為孩子們能創建自己的播客,講述自己的故事。之後工程師在 GarageBand 中設計了功能出來,一瞬間播客在教育中流行起來。」蘋果是這樣做教育的,庫奇解釋道。

責任編輯:卧蟲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産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http://inl6us3u.cdd8qnst.top|http://lf6png.cdd8bvmv.top|http://jxj8hv2.cddrxh7.top|http://nrjqp.cdd3jn8.top|http://6gkhn1x.cddbgn2.top